校内动态

我校教师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

                                 中国租港口引外电猜测  朝鲜特别市成开发前沿
                                    环球时报记者走进朝鲜罗津港

     罗津是离中国东北最近的朝鲜港口,近来在国际上突然受到特别关注。中国将在罗津港长租一个码头的消息传出后,日韩媒体立即称“中国100多年来首次在日本海(朝鲜称为“朝鲜东海”)拥有直接立足点”、“中国要开辟一条日本海通道”。实际情况究竟如何?不久前,罗津港从属的朝鲜罗先市刚升格为特别市(相当于中国直辖市),是继平壤和开城后的第三个特别市。在这个最接近中国和俄罗斯的特别市,中朝的合作前景怎样?中国振兴东北和朝鲜的国家开发能不能在罗津找到衔接的切入点?日前,《环球时报》记者跟随朝鲜负责国家开发和对外经济合作的大丰国际集团一个考察团,从吉林省的延边进入罗津,实地了解到许多情况。
“朝鲜这次开发是动真格的”
    连续两场大雪纷纷扬扬地飘落在图们江的两岸。《环球时报》记者一行跨越中朝边境偏北段的这条界河时,一同出关入朝的人们纷纷议论:“3月中旬都快过完了,还下这么大的雪。”“感觉就像这江两边的关系似的,有点变化。”
    这是距离中朝俄三国交界处和图们江人海口最近的中朝公路口岸,中国一侧是吉林省珲春市的圈河口岸,朝鲜那边是罗先特别市的元汀口岸。跨江的桥还是上个世纪30年代日本人建的,桥面正在整修,因此近期只在中午开放,往来过桥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在罗先市做生意的延边朝鲜族人,李龙锡就是其中一个,他负责吉林天宇集团在朝鲜的项目已经很多年了,位于罗先的香港英皇娱乐酒店就是他所在的公司施工建设的。
    今年1月,朝鲜将罗先市升级为特别市。与中国和俄罗斯接壤的罗先1991年曾被确定为“自由经济贸易区”。朝鲜中央通讯社曾报道称,“按照这一政令,朝鲜内阁和有关部门将为此采取相关必要的措施。”李龙锡说,今年罗先从自由经济贸易区升格为特别市以后,吸引外资的政策增加了一些实质性的新内容。特别是罗先已经通过协商,给部分国家企业制定了经营目标,将来超额的部分归企业奖励职工。“看起来,朝鲜这一次在‘经济国门’的开发上是动了真格的,这也是势所必然。”
    “势所必然”的意思记者在随后的行程中渐渐地才体察出来。从元汀入关再到罗津港,开车要走约1个半小时,基本上都是平整的土路,并不很颠簸。一路上不时看到朝鲜人家到山里拉柴火的牛车。同车的天宇集团的郑部长说,那是家里生火取暖用的,朝鲜百姓买不起煤,都是自己上山弄木柴。当天晚上,记者和衣裹在罗先市南山宾馆的被子里还被多次冻醒,这个宾馆是市政府的迎宾馆,但因为缺电,300多元人民币一晚的标准间里虽然有电热毯、电暖风,却用不了。瑟瑟之间想到白天看到的牛车,柴火其实少得都摊不满那不大的平板车。
    罗先特别市是由罗津和先锋两个只隔一座小山的城市组成的。在先锋市,最显眼的就是特级企业先锋炼油厂,虽然停产已经好多年了,厂里还上着班,门口有好多层军人把守的岗哨。跟着朝鲜大丰国际投资集团的考察团进入了厂区,没问出厂里的职工现在拿多少工资。罗先市政府(人民委员会)接待人员中有个中文讲得很好的官员小崔,他说他的工作单位相当于中国的市政府外事办公室,经常接待中国客人,不过他还没去过珲春和延吉。一位常年在罗先的中国人告诉记者,像这些一般的政府官员和国家企业的干部每个月大约能拿2000元朝币,朝鲜物价便宜,但黑市就不同了,大米在黑市上可以卖到每斤1500元朝币。但这里朝鲜人的实际生活并非像数字显示的那样糟糕。在生活水平仅次于平壤的罗先,不少人都能自己想点办法,比如天宇集团的基地就招了约400个朝鲜工人,由食堂供餐。
最佳选择是做开放的国际港
    此次领着大丰国际到罗先考察的是朴哲洙,这位中国籍的朝鲜族商人赢得了朝鲜领导人的信任,出任朝鲜大丰国际投资集团的总裁,同时也是朝鲜第一家政策性和商业性相结合的国家开发银行副理事长。在和大丰一行人的交谈中记者了解到,朝鲜的经济状况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苦难的行军”已经十几年了,朝鲜领导人终于下决心推动国家开发。这次考察,就是看中罗先具备成为朝鲜经济开发最佳前沿的天然优势。朴哲洙说,中国改革开放的特区在南方,朝鲜的突破口应该是东北角的罗先特别市,它有日本海最好的天然良港条件,位于豆满江(图们江)口和中俄交界的金三角地区。
    若论罗先最具优势的资源,那绝对是罗津港。也正因为如此,不久前一则某中国公司将罗津港1号码头的租期延长10年的消息传出后,立刻引来了各方议论和猜测。而到罗津港实地了解后才发现,仅凭1号码头的租用就说中国开通了日本海通道实在是言过其实,而且,即使是这一码头的租用,也充满了变数。
    罗津三面是低山拱环,一面靠海,凹型的罗津湾水深港阔,终年不冻。因为离中国、俄罗斯都很近,罗津港分别有铁路跨过图们江接上中国东北铁路网、通到俄罗斯的哈桑接上远东铁路,日本西岸港口到罗津的海上航程在1昼夜之内,到韩国东海岸就更近。延边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金华林说,从这样的地理位置来看,东北亚区域合作最理想的地方显然就在图们江流域,而关键就是像罗津港这样的枢纽得成为一个开放性的国际大港,从而打通东北亚大陆和日本海之间的通道,让这个区域中的各种发展因素流动起来。
    罗津港一看就是个老港口了,顺着一排排吊车的布置可以清楚地看到港区现有的三个码头,1号码头最小,3号码头最大,水深都在9米左右。不过3个码头上都比较冷清,只停着几艘朝鲜货轮,吨位只有上千吨,货物装卸量也很少。按照罗津港领导向大丰做的介绍,中国大连的创利集团租用1号码头并没有和罗津港或者罗先市的地方政府签合同,而是和一个朝鲜军方的公司进行的合作。据说,1号码头原来曾作为一个化肥码头,中国公司做了一些改造用来运煤,主要是把吉林、黑龙江的一些煤从这里装船海运到中国南方,相比走大连港,要节省1000多公里的铁路运输。但这个码头毕竟还是太小了,且不说作为东北没有出海口的吉林、黑龙江两省的日本海通道了,即使单运延边的货物恐怕都不够。朴哲洙说,其实,无论从朝鲜国家开发还是中国东北发展战略,或者俄罗斯远东的发展角度考虑,租码头都不是什么好办法,要想真正带动图们江金三角地区的开发,把罗津港真正变成开放式的国际大港才是最好的选择。罗津港其实本就留出了建设4号、5号、6号码头的湾内区域,水深都在13米到26米,50万吨的巨轮都可以轻松进泊或出港。
  罗先想成朝鲜开发突破口
  在历史上,最早提出类似图们江流域开发的是二战前实行军国主义政策的日本。延边大学民族研究院的孙春日院长说,上个世纪30年代,吞并了朝鲜半岛、侵占了中国东北并建立起伪满洲国的日本开始着手具体落实把日本诲变成日本内海的构思,当时日本把朝鲜东海岸的清津、罗津、先锋称为“北鲜三港”,大力修建,其中尤其重视天然条件极好的罗津港,围绕罗津港的陆海转运枢纽地位,日本在那一时期还修建了多条铁路,像罗津到图们、图们到长春、图们到佳木斯的铁路线,当然,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掠夺东北的资源,同时也在客观上用构造起的东北亚交通网固化了罗津港的重要性,日本甚至将罗津港比作南满洲国的“后门”,而将大连港比作“正门”。时过境迁,就像记者在罗津住的南山宾馆原先是日本关东军在当地的司令部一样,原先为侵略、掠夺目的建起的这些交通设施战后一直是连通东北亚各地的基础路径。
    最近20多年来,国际上一直在谈论东北亚开发合作,但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近来朝鲜一系列的动作让人首次让人感到朝鲜有了经济开发的深层动力。在大丰考察团和罗先特别市市长(人民委员会委员长)会谈之后,《环球时报》记者采访了这位67岁的罗先特别市市长金守烈。金守烈保持着朝鲜官员慎对外国记者的传统,他没有多提罗先的经济开发和长(春)、吉(林)、图(们)开发计划的衔接,而是友好地说起他小时候,志愿军曾在美国飞机的轰炸中救过他的命,他一直对中国有很深的感情。
    据朴哲洙介绍,金守烈市长在和大丰考察团交流时表示,年初罗先升格为特别市后,朝鲜的最高领导入提出的要求非常明确——要敢于突破,坚决把经济搞上去,所以,罗先愿做、敢做,只是没想好究竟该怎么做才能成为朝鲜经济开发的突破口。在大丰考察团和罗先特别市人民委员会领导人数小时的交流、商议后,大家一致的认识是:罗先应该在朝鲜国家开发中建设成一个东北亚海陆衔接的物流交通中心和一个石油化工基地,用资源开发作保证来吸引国际资本开展基础设施建设。会谈之后异常兴奋的金守烈市长,当晚就在南山宾馆的会谈室里和大丰集团的一行人豪饮相庆。
  在朝鲜经商的李龙锡说,作为商人,他们做过非常精确的计算。比如日本的货物如果走海运到巴黎或者伦敦,最少需要1个半月,而如果经罗津港转铁路横穿东北从满洲里上欧亚铁路,只需要五六天,资金周转速度相差多少倍啊。延边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金华林说,罗津能不能成为一个开放的国际港,建设成何等规模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几个主要的合作国家能不能表明自己的利益需求,相互照顾彼此的感受。
(环球时报记者 程刚)

 

延边大学宣传部 版权所有 地址:吉林省延吉市公园路977号 邮政编码:133002
电子邮件:
xcb@ybu.edu.cn 联系电话:0433-2732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