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观点

经济体制改革杂志社社长:教育行政权力应下放

    我不是研究教育改革的,教育改革跟我们大家都有关,跟我们子孙后代都有关。我看了《纲要》也很高兴,杨东平搞教育体制改革,去年我们知道就联系了。我觉得教育大纲我觉得进步很大,至少超出了我的预想。因此开始感觉打着改革的旗号,讲的都是发展、数量等等问题。我觉得今天一看改革成为重要组成部分,第三部分专门谈了非常多,他谈了基本上点到了,都是要求大纲非常长期目标非常明确的,有步骤的、有时间的这样来写进去,我觉得可能也许是一种奢望,不管怎么样《纲要》提几点看法:

  第一个我觉得《纲要》,刚才我讲改革的分量加大了,其实中国的教育问题,实际上我多次说过各种观点,不是发展不足的问题,是改革不够的问题。发展不足是发展永远无止境,但是我们体制是非常落后。其实我们在官场讲话和私下讲话是不一样的,私下听的都是骂,都说不如清末明初,公共场合大家都不敢说这个话,这也是我们中国人的恶俗,多年体。我听到很多人很悲观,但是我看到这个《纲要》我觉得很乐观。尤其这种形式,通过全面讨论教育的问题,这本身就是一个改革,本身就是一个国家政策民主化、科学化重大进步。我建议我们大纲在教育改革目标上应该下点工夫,我们这个目标写的含含糊糊,打个比方刚才说党的领导,因为我们改革就在党的领导下进行的,党的领导说的清清楚楚,我们体现在教育小环节也需要领导吗?执政还是执教,执教应该凡教育于民,执政是党的领导这是毫无疑问的。公办大学也在党的领导下大胆推行世界公认的校长负责人,应该大胆。我刚才讲党的领导应该坚持,执教不是执政,学校生产产品的地方还是生产政治的地方,完全是有区别的,这个可以大胆一点往前走。

  第二个教育部权责问题,其实我非常赞成我们很多同志讲的,谢小庆说过应该大胆的下放,教育部像经济体制改革把很多权力下放,放权和分权这是必然,把很多权力下放到省里和市里,具体怎么下放可以研讨,这个应该多写一点,把权力的下放。真正形成教育部是裁判员,这个我不咱开的。刚才贾西津谈到责任,政府有责任把宏观教育和微观教育分开来,这个责任是政府的责任,改革还没到位,改革可以借鉴我们经济体制改革。可以在三方面改革:第一在宏观管理教育部门怎么改革应该做一个具体章节来谈。第二在办学体制上,我们办学体制主体是办学体制,是教育生产部门、一个服务提供产品者三种生产方式在全世界都一样的生产规则。比如我们讲国办,国半是政府出钱办,第二是公办,第三是市场办,这个应该强调,我们真正理解教育产品怎么生产出来,为谁生产,怎么生产的好,这个能够说清楚。第三个学校教育体制改革可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在党的领导下实行不同的体制,这个改革可以大胆的试,大胆的改。
(来源:新浪教育)

 

延边大学宣传部 版权所有 地址:吉林省延吉市公园路977号 邮政编码:133002
电子邮件:xcb@ybu.edu.cn 联系电话:0433-2732233